江苏新闻,浙江新闻,江浙地区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忘记密码

德国工业4.0考察思考:传统产业升级与人才储备

2016-01-13 17:38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411 次 我要评论德国工业4.0考察思考:传统产业升级与人才储备已关闭评论 字号:

摘要: 为期11天的德国工业考察带给我们传统制造业的震撼是:当我们大力宣扬互联网经济及虚拟经济时,德国依然一如既往地思考与发展制造业4.0的规划设计。基于自我行业发展的基石,踏实地系统再造,智能化升级,物联网及云化工作环境的构建。这些理念以我看来,其实是适用于任何行业...

为期11天的德国工业考察带给我们传统制造业的震撼是:当我们大力宣扬互联网经济及虚拟经济时,德国依然一如既往地思考与发展制造业4.0的规划设计。基于自我行业发展的基石,踏实地系统再造,智能化升级,物联网及云化工作环境的构建。这些理念以我看来,其实是适用于任何行业,也适用于我们中国企业的发展。只是阶段不同,成熟度不同而已。但未来世界的构造完全相同。

我在出发前,原本就是带着服装时尚行业自动化进程的诸多问题,随同中欧一同踏上取经之路。

一,工业化的进程不是在原来基础上的提升,而是彻底的革命

一切基于产业自身的生产及价值链条,开发出指挥所有生产流程的程序。而程序又在指挥每一个工序步骤的进度。这就涉及到对目前管理的彻底颠覆:HR,管理流程,生产工序流程,人员配置,资源配置,供应链配置,这些意味着资源横向和纵向的配置,包括终端客户均纳入整个价值链条中。这是何等颠覆性的打破重组。

而这些颠覆之后的结果就是:一切设备,人,材料彼此对话,自动协同作业。德国工业考察最终是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的结合。互联网与传统行业的融合是抓手,主攻方向是智能制造

作为纺织工业中的针织企业及品牌运作企业,如上设想其实是我们的终极目标及实施方向。众所周知,传统制造业在中国的一切问题在我们企业中无一例外地存在,而大家都在寻求突破,但如何突破是最为痛苦的,其实德国企业也有相同的迷惑与思考。“德国工业4.0”也是在实施中,不是每个企业已完成,而是根据自身企业探索与推进。西门子属于软件硬件的实施领先者,同时提供了足够的解决方案给到社会企业,而许许多多中小企业也处于探索阶段,也许达到3及以上。这些路径与我们中国企业类同。

既然是颠覆,德国企业内部的再造也是痛苦的,有些至今也保留大量的手工工序,颠覆的成本是巨大的:思想的,以及经济方面的。

思想方面,企业原有团队的学习能力,对新事物的无条件接纳与推动力、执行力。流程改造带来的全线工人的新要求,供应链的重塑,这些都会是伴随着巨大阵痛或者是冲突的。我们的企业家及所有制造业都不会是思想上轻松的事情。

有的会是来自企业组织中的阻力,有的来自企业家高瞻远瞩的思维。毕竟智能云化的物联网不是简单的课题。没有凤凰涅槃的决心,怎能抵得住各种失败以及长期投入的压力?当员工知识结构无法适用,而新从业者缺乏甚至远离制造业时,如何平衡人才结构,会是第一课题。当企业经营压力倒逼内部结构再造时,谁是思想先锋者及积极的布道者,谁才配成为工业4.0或者“中国制造2025”的所属成员。

再谈经济方面。这是一个巨大难题,横在所有实施制造业升级的企业面前。无论德国还是中国。

大量的经济投入与硬件改造,以及智能化物联网,云化处理,连接一切的系统开发,人才的投入或者培养,样样不轻松。 试想一下,在目前全国制造业一片低迷的情况下,有多少企业具有足够强大的经济实力投入这样的改造,而且是长期持续的。这样的革命,其实是推翻原有结构之后的再造,投入之大可想而知,包含试错成本。

因此,我特别理解德国企业真诚的回答:不是所有企业立刻实施工业4.0的。而是测算成本之后的分步推进。

二,人才的缺乏成为命脉

德国的历史上重视工业,劳动者尤其是男性从事技术工程类比较普遍。自小来自家庭中的动手能力非常强,高中毕业选择职业方向不是全部进入大学。许多人选择“学徒制”方法的技能学习,在工厂实践中边学边做,直到毕业。理论结合实践的“双规制”培训机制为产业打下坚实基础。“德国是一个巨大的工程师办公室”,许多评论者如是说。

务实而且脚踏实地的作风普遍存在,社会分工等级不明显,同时产业工人的经济收入不低。这样的职业知识结构我认为是德国工业4.0未来成功实施的命脉。

由此而谈,中国缺乏这样普遍性的教育机制,很大程度上会影响到未来工业智能化的实施,知识结构严重缺失。尤其复合人才的需求,那些具有高学历且对各传统产业流程再造较高规划能力的产业工人少之又少,既会科学规划,又会指挥落地实施,推进工厂具体工序改革推进,和对数据采集后的分析再应用人才,将会是未来实体经济最大的瓶颈。

以我们SAND RIVER品牌目前实施智慧工厂及全程智能流程规划中可以看出,未来用“工厂+信息系统”替代目前人工的控制、“生产流程+RFID传感器”替代人的监管、“高智能加工设备+算法”替代目前人为的技术,进而实现“智能工厂”的步骤。以上规划在分解分析中,交错其中的人才瓶颈问题非常突出,可以对日常产生的生产质量流程数据以及来自市场客户的反馈数据进行大数据下科学分析的人才是何等的稀缺。可以说,在服装时尚行业中,我们称作智慧工厂“数据科学家”的人才,微乎其微。

而目前许多传统产业一线从业人员大量存在着知识结构低下,新生代补充不足的现状。这也是一场现存产业工人的革命:与虚拟世界结合的培训,知识结构的短时间提升,实践操作的变化等。而计算机软件应用人才毕业后汇集纯互联网公司,甚少进入传统制造业。高学历人才无法了解工厂工序及技术要求、设备性能及行业尖端技术。而实体经济体恰恰最需要制造业与计算机技术高度融合的人才。

实际上,IT在实体经济中的应用无论深度及广度都非常大。德国是二者高度结合的典范。计算机智能化方向毕业的人才甚少进入BAT这样的纯互联网公司,而是进入到实体制造业如奔驰宝马公司当中,一起参与常态化的智能改造,高度融合产业。

所以,当德国基于普遍3.0之上的制造业谈工业4.0时,还是有足够的底气与信心的。借用德国工业官员的总结:Technology 是Smart Factory 的根基。

浸润于产业,深扎各制造业,研发云化及物联网流程,软硬件齐头并进,虚拟与现实世界组合,这个大课题摆在每一个企业家及团队面前,谁是这个组合的最佳资源重组者,谁便是那个“中国制造2025”的成功者。

此言立在时代的转角处,权当作一个企业家的界碑。

三,隐形冠军与上市企业之争

无可质疑,德交所的体量小得让我们大跌眼镜。换句话说德国资本市场的活跃度似乎远离这个星球。难道是落后吗?挂牌中只看到大型公司挂牌交易,甚少中小企业。

而另外的数据是:德国人均出口全球第一,遥遥领先于其他国家,最重要的是德国70%的出口来自于中小企业!

Comments are closed.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